Fandom

台灣百科全書

2/28(六)慢郎中 建仔、松井有得拚

简体 | 繁體

2,273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评论0 Share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春訓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讓球員把體能及技能調整到最佳狀況,但每位球員似乎都有自己的生理時間表。建仔就說自己是慢熱型,不會在一開始就馬上達到巔峰狀態。


說到慢,建仔在很多地方還真是有夠慢。走路慢、動作慢、回答慢,做什麼都是慢條斯里。


每次投完1局,建仔從場上走回休息區時那種懶洋洋的步伐,與在場上的英姿截然不同。比完賽進去淋浴室到走出來的時間,也是隊上數一數二的慢。另外,碰到不好回答的問題,建仔總是要拖個一陣子才會有答案。


有一次一位同業告訴我,他問了一個建仔可能不太想回答的問題,但是為了要有答案,他和建仔兩人比耐力。問題問了以後看建仔沒出聲,他也不找話說,兩人之間將近2分多鐘的沉默,最後建仔終於開腔,他也終於有了答案。


這還真的要耐得住煎熬,碰上這種情形通常都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但有一回連建仔都受不了自己的動作慢,就是與隊友互灑香檳的那次。


看建仔不斷遭到襲擊,記者在旁鼓譟說要建仔快點回敬。建仔拿起了一瓶香檳,但是開香檳的動作超慢,就在這期間又被隊友猛攻了好幾回。這會兒建仔終於忍不住自言自語說:「我怎麼這麼慢呢?」大家都很想回說:「這下你知道了喔?」


不過比建仔慢的球員還有一位,那就是松井秀喜。松井是出了名的著重細節,每次賽後訪問的日本媒體老是要等他等到地老天荒。


有一次和日本記者聊天,我說:「建仔已經夠慢的了,沒想到你們松井動作更慢。不就沖個涼嗎?為什麼要這麼久?」日本記者說:「你不知道嗎?他吹頭髮是一根一根吹的!」然後模仿起松井那種超級注重儀容到吹毛求疵地步的樣子,大家都忍俊不止。


所以建仔雖然要讓台灣媒體等很久,但好不容易走出來時,日本媒體還會投以羨慕的眼光,因為松井可能還在吹頭髮呢!


可能是亞洲人比較害羞的關係,這兩位先生與人相處也都是慢熟型,不會像張伯倫那樣一開始就與人稱兄道弟,總要磨上一陣子才會開始熟悉起來。要和他們能聊上天,而不是光問問題,可能至少要花個1年以上時間吧?


不知道個性慢和生理時鐘有沒有關係?說到調整體能狀態,建仔通常在開季後還要一段時間才會到達巔峰,松井則是奇怪的「6月先生」。有一次問他為什麼,他說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原因在哪,但是每到6月就是會順起來,還真有點邪門。


別瞧建仔凡事慢,有時候又會有意想不到的反應快。有一次調侃他動作慢,他居然馬上回說:「可是我球速很快耶!」這點還真沒錯。不過我想起基德瑞說過建仔該多練慢速變化球,他應該跟建仔這樣說:「平常做什麼都慢,叫你投球慢一點,怎麼反而慢不下來呢?」小糗一下,不知建仔會有什麼反應。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