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台灣百科全書

陳錦池

简体 | 繁體

2,273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评论0 分享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作者對於陳錦池的印象: 一頭捲髮 一個啤酒肚 一口台灣國語 一雙幹過粗活的手 這是陳錦池的外在印象 捲髮的腦袋裡面,埋藏著有線電視萌芽的種子。 粗糙的雙手,拉出了有線電視的一片江山 這個外表看似歐吉桑的鄉巴佬,創造了台灣最時尚尖端的行業。


1、舊市場形成的原因是來自三家電視台的收視情況不良。共同天線的起源是由於三家電視台的硬體收視情況不良;於民國五十八年,花蓮地區設立第一家社區共同天線。而第四台的起源是由於三家電視台的軟體收視情況不良;民國五十九年由於錄放影機的滲透力約佔20%,第四台鼻祖陳錦池在台北石牌地區架設有線錄影帶播放系統。

2、錄影帶業的崛起

民國七十年代港劇『楚留香』,造成萬人空巷,其後三台便停播港劇,使得港劇的輸入通路改為錄影帶業上。加上錄放影機價格的大眾化而帶動錄影帶業的興起。但第四台由於無視著作權的觀念,使得平均價格比錄影帶業者便宜的許多,因此,影帶刺激的市場便由第四台接手。

二、轉型市場階段

1、垂直競爭

為期十年的轉型市場階段,在民國七十一年行政院新聞局完成『廣電法修正案』,展開序幕,對於未經合法程序而公開播放系統業者,科處罰鍰且沒收設備,七十二至七十五年執行『順風專案』的取締工作。但七十六年解嚴取消『順風專案』。由此可知政府有心著手規劃有線電視的開放。根據當時內政部的資料,全省第四台用戶的普遍率約11.36 %。由於市場的不斷擴大使得超過萬戶的業者規模也不斷升級,以致於早期第四台與影帶產銷業的『垂直競爭』白熱化。因此政府剪線有部份原因來自影帶業者壓力。

2、民主台的崛起

民國七十九年,剛開播的高雄第一民主台,為了突破國民黨壟斷三台新聞,且新聞重北輕南的局面,而寫下地方新聞的第一頁。但此舉對三家電視台無疑造成衝擊,因為無線電視無法使廣告或節目地區性,以致廣告價格高居不下,且對地區廠商無疑是一項浪費,因此,在選舉期間有關候選人的地區政見,常在有線電視出現。在野黨的勢力不斷的漫延,基於政治考量也是新聞局剪線的原因之一。


早在二十年前,也就是1997年3月21日,不少人稱為有線電視之父的陳錦池,不但同樣刊登廣告,並且是整版,不是半版,他「再陳情」,指「財團恃權而驕,悲憤之餘,再度陳請…政府…調查(大財團)違法聯合壟斷」。現在,新進系統業者如「全國」,等於是中了NCC之計,也被綁架了。即便「全國」的廣告說這些節目很難看,它還是別無選擇,還是不得不購買這些頻道。


規模一小,最後就是敵不過大財團,陳錦池廣告刊登後四個多月,出售自家的系統。未來,「全國」以及其他已經申請進入的新有線系統,是會殺出血路、與大財團同歸於盡,或是與其合併,我們等著看。但是,至今能夠擋住大財團的公司是中華電信,得力於它的規模龐大,又有整個台灣作為經營區,再加上現成的電信系統可以作為奧援,遂有足夠的資金,得以繞過這些代理商的非法抵制,另闢節目來源。但是,不幸的是,中華電信也不肯自己花大錢製作節目(不一定是因為混亂、過時的黨政軍條款之限制),並且與現在的有線系統相同,用在採購現成節目的經費,很有可能半數或更多,用來購買、亦即補助本來就是體質比我們更好的海外電視公司之節目,「捨己為人」。


思考至此,就有第二種立場。若是關注台灣的影音文化,若是要在台灣從事影音文化的生產,那麼,「全國」所指控的大規模業者之濫用壟斷地位,無論NCC或公平會是不是予以糾正,根本無法增加本地的影音文化資源,因此也就與他們無關,與國人按理最會珍惜,希望有更多的本地經驗,能夠通過影音給予表述與反省的需要,沒有關係。


NCC認為大業者沒有濫用市場地位,因此對「全國」的指控不理不睬,固然讓人認為這是偏心,買帳大財團,不理新人。然而,即便NCC遵照常識的理解,不是搬弄法條,因此勒令大財團改正,如實而不是在一段時間內,膨脹「全國」所需繳交的費用,那又怎麼能夠對本地的影音文化,有任何實質的幫助?一切還是會率由舊章,如同現在,有線業者投資採購本地節目的經費,低到離譜的現況,不會改變。以某財團三個系統所申報的資料來看,觀眾一戶495元月費,買節目僅用了193元。其中,購買台灣以外來源的節目,可能超過100元,花在台灣自產、但敗壞多於呵護本地文化的9個新聞頻道又拿去34.81元,扣除以上兩種費用之後,所剩50多元,才是用來支持本地製作的戲劇、綜藝及音樂節目等,不到一個星期的報紙訂費!


NCC可能鑽了本身成立宗旨的漏洞,或者揣測仍有模擬兩可的空間,是以不肯處理「水源」這個問題,不肯就「節目內容」提出任何導引或政策(當然,文化部同樣難辭其咎)。反之,NCC從三年多前開始,眼見從沒有電視專業素養的政治人,到一般民眾對(有線)電視,都有很大的不滿,於是順水推舟,跟著起舞,硬將有線電視的問題,聚焦在於平台與平台之間沒有競爭、在於沒有分級付費,並在這個過程偷龍轉鳳,將大小業者之間的衝突,導引成為最能「激動人心」的「壟斷」問題,使得壟斷與財團變成煙幕彈,遮掩了台灣電視的真正問題,在於無法對外流通的新聞質量特別低下,偏又拿了不少觀眾的銀兩,在於滋潤及更新台灣認同與身份所需要的自產影音內容之質量,因為NCC及文化部的很少作為、作為無效,以致持續嚴重低疲,至今尚未見到翻轉的契機。


台灣電視的問題被誤導二十年了,從陳錦池的「新幹線」到現在的「全國」有線系統,受制於大財團是真,但即便它們沒有受到大財團不公平的待遇,依照這些大小資本自己在市場的爭鬥,也無法改善國民的收視環境。有線電視法在1993年完成立法,政黨第一次輪替後,於2001年1月首度大規模修訂。當時,「傳播學生鬥陣」發表看法,呼籲政府「節制私人資本‧發達公民文化」。現在,政黨又再次輪替了,這群學生提出的原則與大方向仍然適用,新的NCC不久也要上台,能不參考?資深影音文化人藍祖蔚說,「蔡英文迄今未對影視環境提出遠景規劃,文化政策既空白又蒼白,文化話語權正逐步失落」。確實,請新的NCC、文化部提醒蔡英文。


有線電視國父-陳錦池 第一個做第四台 第一個做多頻道,使有線電視可以看到6、70個頻道 第一個做付費頻道,引進電子鎖碼系統 第一個做光纖系統,為未來互動電視做準備

經建會副主委薛琦,常常以有線電視既快速又自發性的發展作為台灣產業的範例。

民國60年左右,從彰化上台北創業的陳錦池,選擇爆米花作為行業,他認為五塊錢的材料可以爆出30塊錢的成品,算是本小利多,還算不錯的行業 做了幾年爆米花,陳錦池不但小有積蓄,而且腦筋靈活的他,還為了爆米花做了革命性的改革,原本做這個工作必須兩個人一組,陳錦池卻把傳統的爆米花機器改造成可以單人操作 他跟太太一人一台,各跑各地路線,收入也增加三倍。



星期五, 8月 01, 2008 傳學鬥電子報第三十四期: 「電霸」一步一腳印 ──回顧東森集團從有線電視跨足固網的歷程

http://twmedia.org/scstw/?p=144

宋丁儀(傳播學生鬥陣成員) 此篇文章發表於 2001年 二月 20日(星期二) 11:11 pm ,分類是「傳學鬥電子報」。

東森寬頻電信(EBT)於上月廿八日宣佈,取得交通部釋出的第一張民營電信固網營運許可執照,成為國內首家取得固網營運許可的固網業者,並於二月正式開台營運。

身負東森集團開闢ISP(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市場重任的亞太線上執行副總(CEO)鄭俊卿曾對外公開宣示,未來的電信產業將走向「4C整合」的大媒體時代(Communication、Cable TV、Computer、Content)。正如他所說,由於光纖技術的發展,使得有線電視一改過去單向傳播而成為多元互動式的媒體,依賴混合性光纖同軸網路(Hybird Fiber Coax),寬頻得以透過傳統的有線電視線纜傳輸信號,有線電視進與資訊、電信產業的界限於焉模糊。

有線電纜成為未來電信重要通路,掌握了有線電視,就等於叩了電信事業的經營大門,整合地方有線電視於是成為各財團所覬覦的肥羊。當然,整合地方有線電視系統並非能「畢其功於一役」,因此,本文就試圖檢視東森集團過去對有線電視系統的整合與迄今跨足電信市場的策略,帶領讀者回顧此一「電霸」的擴張過程。

一、有線電視申請籌設時期:種下財團入侵地方系統的先例

1993年有線電視法研議通過,當中規定有線電視分為五十一區,每區放寬五家系統業者經營,使得當時既有的有線播送系統的存在得以「有法源基礎」。但其中第69條(落日條款)規定,有線播送系統必須朝有線電視轉型,撰寫營運計畫書,正是申請成為地方有線電視系統。這向法令對一些原本小資本、家族式經營的播送系統來說,必須備此專業技術評估才能完成轉型任務,於是,本來經營的播送系統被迫與財團、網路公司、專業顧問經營公司合作,以交換股權、硬體 與技術的方式,換取營運執照的獲取,產生了與財團、跨國技術公司的依附關係。傳統業者在法律的限制及資本的入侵下逐漸棄守,宣告了另一個以資本為強勢後盾的有線電視市場來臨。

而國內的集團企業,如力霸(東森)、和信早就想跨足有線電視市場,力霸與華新麗華成立華聯公司,以資金與技術換得系統的股份,介入系統實質經營權。力霸友聯(註一)一直致力於頻道經營,雖然成立北聯、中聯、南聯三家控股公司,但一直定位在頻道節目供應者的角色,1994年以前僅握有新竹振道一家系統,到1996年力霸成功地邀集華新麗華(太平洋集團)、新光、富邦銀行、中興保全等其他財團,合資十億元成立「東聯先進多媒體公司」,成為國內第一家有線電視多系統經營管理(Multiple-System Operator, MSO)公司,正式積極介入系統市場,以10%少量資本的投入,再加上技術的合作關係,統一規劃與建置各系統之網路,援助原來系統台進行現代化的經營管理。

在此時期,透過力霸友聯提出的9件申請案,通過了6家;和信集團提出的22家,通過了18家,兩家企業合計通過率達77.4%,自此,企業集團與系統業者合作的「前例」為往後市場併購種下了「後果」。

二、東森←→系統加速垂直整合

在1997年治平專案中,楊登魁因「拉斯維加」頻道的職棒簽賭案避走海外,各銀行緊抽銀根而引發財務危機,此時王令麟「適時」出手,給予資金協助,因而也藉機接收了楊登魁在台北通過籌設許可的陽明山、新台北、金頻道、聯群四家系統。隨後東森即在全省採10%的投資策略進入地方系統,並挾著頻道的通路優勢,向地方系統業者施壓,導致地方系統在「有錢也買不到的節目」情形下不得不就範,然後以四億三千萬元的高價併購了北投陳錦池的新幹線,並進一步與富視達成聯盟策略,併入新台北經營。東森不僅接收楊登魁檯面上的勢力,也聯合頻道商以黑道勢力進行全省併購談判,王令麟甚至不惜親自到地方進行併購談判。

1997年台北市陽明山、新幹線、金頻道、大安文山、眾樂、今文山、新台北、富視八家系統業者與東森多媒體合資成立「新台北邁視歐傳播股份有限公司」(Multiple System Operator),東森已建立在台北系統的絕對優勢。

三、東森←→頻道的水平整合:三合一策略

除了逐漸深入系統市場,在頻道方面,1997年和信入主木喬25%股份,1998年東森亦入股木喬25%,透過市場上交叉持股的方式,三家頻道商已經掌握了市場上85%的頻道代理權。甚至到了1998年底,和信與東森全省所屬的系統聯合推出頻道採購表,採取統一定頻的方式,決定集團的系統頻道節目表。採購表包括東森、和信與木喬所代理的42個頻道、TVBS五大頻道以及其他4個頻道,總計51個頻道,授權費每月200元。未加入的獨立頻道則是受系統市場排除的,除了TVBS家族以及HBO、CINEMAX以外,幾乎全部掌握在三合一的頻道商手中。

而非兩大財團的獨立頻道業者,除了與兩大集團關係良好的八大與三立頻道以外,以及HBO、TVBS少數具品牌知名度的頻道,可透過動員收視戶形成輿論壓力,其餘本土小頻道商紛紛從系統消失(註二)、或被迫進行頻道合併,或被迫降低版權費,或被迫支付上架費,或被迫開放東森與和信入股,才能取得進入市場的機會。

四、畸形有線電視生態:大斷訊與大和解

兩大集團挾其旗下系統業者與頻道代理優勢,早就互看對方不順眼,終於在1997年底兩大財團針對互購頻道的簽約談判中,爆發相互停播對方頻道的全台大斷訊事件。

1998年五月和信旗下的吉隆有線取得第一張有線電視執照,使得東森集團的大基隆有線必須面臨停播,但和信與東森後來達成協議,東森以退出基隆市場來換取和信在新竹的「竹和有線」,於是兩家在基隆與新竹換區經營,使得和信成為基隆、東森成為新竹獨家經營的態勢。兩大競爭集團突然又成為分區獨占壟斷的盟友。

當然這樣步步為營的市場經營,吃虧的永遠是無辜被斷訊的閱聽人,以及長期被財團把持產品與流通市場的地方系統業者。就在今年一月四日,東森旗下台開公司董事蔡豪的主導下,暗渡了有線廣播電視法修正案,荒謬地取消股東及其親屬持有股份不得超過20%的規定,這項舉措,更讓財團剝削地方有線系統的作為完全「吃乾抹淨」,使上游財團剝削下游業者的事實「就地合法」。

五、科技聚合時期:外資─東森─頻道利益集團的垂直整合

1997年,交通部電信總局公布開放衛星固定、行動通信以及市內電話、長途電話、國際電話時程表,也引起國內有線電視集團企業的覬覦,東森集團相繼與華新麗華、國興實業、遠東倉儲以及匯亞等公司成立「東森媒體科技公司」後,又與三光企業、華衛合資「東聯衛星通訊公司」,爭取進入直播衛星與電信業。

東森集團在1997年五月通過經濟部試辦的「民間企業參與科專計畫」與仲琦和聯合光纖合作成立「東豐寬頻網路科技公司」,以台北市一百個收視戶進行雙向互動式服務,東森與全球最大網路公司思科(Cisco System)技術合作,建立有線電視網路計畫。1999年在新竹與台北旗下系統推出「ET Home」上網服務。

打破電信國營的「僵局」看似不易,事實上東森集團卻是在短短兩、三年間迅速達成了這「Mission Impossible」。1998年力霸集團成立了「力霸電信籌備處」籌備固網投標事宜;1999年12月籌備處更名為「東森寬頻電信股份有限公司籌備處」參與投標;2000年3月申請經營「固定通信綜合網路業務」,通過交通部電信總局審查合格;5月即召開公司發起人會議,選舉董事、監察人,「東森寬頻電信股份有限公司」(EBT)正式成立,為三家獲核准經營固網業者之首;12月與亞太線上(APOL)簽訂投資協議,取得亞太線上70%股份,跨足第二類電信市場;今年1月總經理王令台、執行副總鄭俊卿分別出任亞太線上董事長、總經理,並取得台灣第一張民營電信固網執照。綜觀東森集團在這兩、三年來跨足電信事業的「努力」,公司實收資本額目前已達新台幣656億餘元,為國內資本額排名前五大之民營企業。

為了串聯起地方有線電視網路與自建的區域網路,東森寬頻電信更與台鐵局簽約,透過台鐵環島光纖做為骨幹網路及259個火車站據點,得以與各區域環路緊密結合,成為貫通全台的綿密網路。但合約包涵的排他性,卻讓東森寬頻電信成為可以獨家擁有環台光纖網路唯一的民營固網公司。且在二十五年租用期間,東森給付台鐵一百○三億元補償費中,其中八十億元會再作價轉投資於東森寬頻,台鐵成為東森寬頻裡唯一的公營企業單位股東。

六、揮之不去的巨靈

政治哲學家霍布斯曾以「巨靈」來形容「國家」對人民思想、行為無所不在的控制,身處於資本時代的小老百姓,大資本家或財團對我們的日常生活的宰制與滲入有過之而無不及。當一個同時掌握內容與通路與的媒體大怪獸形成時,我們每天所接觸的媒介訊息,將是透過單一壟斷通路所「核可」或「認同」的內容,這樣內容的主調將是以鼓勵消費為主的資本主義意識型態為主,以期達到複製主流價值、穩定現狀為功能的麻醉效果。媒體巨獸將取代國家,成為另一種形式的Censorship。

回顧東森這樣一個「電霸」的成長歷程,我們不但看到財團汲汲於市場獨占的野心,透過大斷訊、策略聯盟等歷歷實證,也徹底揭穿了大財團鼓吹的「競爭有利於消費者」這個天大的謊言,「消費者」不但沒有任何的對抗籌碼,反而成為財團間相互「勒索」的肉票,這充分證明了閱聽人不祇被當成廉價商品,在財團日益壯大的媒體生態中,閱聽人將命如螻蟻!

註一:東森原為力霸友聯公司,主要的頻道經營以東森傳播以及東森行銷為主,1992年力霸友聯以跑帶方式推出白金與星鑽兩個頻道,隨後又擴充9個頻道。95年改以衛星傳輸方式,陸續推出U1、U2、體育台、音樂台四個衛星頻道,並改名東森電視頻道。東森電視台目前資本額以增加到10億元,員工400人。

註二:第一波消失在三合一的頻道包括:學者二頻道、華衛四個頻道、國寶太陽台、超級太陽台、好萊塢、環球、全球影城、朝日、JET日本台、博新東映、新世代體育、房金頻道、首華卡通、TV Time等16個頻道,學者的健康頻道與全球影城節目決定停播。1999年第二波消失的頻道包括TV Time、探索、BBC、Hallmark、Kermit等。

參考資料:

戴伯芬,2000,媒體產業的全球地方形構─台灣有線電視的政治經濟學分析,台大城鄉所博士論文。

官智卿,1999,論台灣地區有線電視「垂直整合」問題及其規範─以「斷訊」爭議為核心,政大廣電碩士論文。



	專 業 開 講	 

◎從我國有線電視費率談經營管理


廣播電視學系主任╱莊克仁 十月三日,台北市議會正在進行台北市九家有線電視費率的審查,對於北市逾七成有線電視已轉手由外資老闆幕後操控一事,當場引起部份市議員的關注。 台北有線電視收費高 據幾位質詢議員指出,在台北市九家有線電視當中,麗冠、長德、萬象等同屬國際私募基金「安柏凱」(Mobitek Communication Corp., MBK)擁有,而陽明山、新台北、金頻道及大安文山等四家,被另一私募基金「凱雷集團」(Carlyle Group)所取得,累計多達五十二萬戶的有線電視收視戶,在今年初就遭本土業者以每戶四到四萬五千元的「天價」,悄悄轉給外資經營(詳見96年10月4日各報台北市版新聞)。讓多位台北市議員不平的是,同樣的頻道內容,高雄市、台南市收視戶每月只要交五百元,台北市卻要交五百五十元。照理用戶越多,成本應更優惠,但許多大樓、國宅、集合式住宅,如總計擁有二千五百戶的成功國宅,它的費率仍是五百五十元。 當然,針對市議員的「砲轟」,台北有線電視的業者也有話說。他們表示,每戶每月五百五十元的費用中,頻道授權費就占了將近五成,工程維修費二成,有線電視數位化工程費亦占二成,其餘則為人事及雜項支出,盈餘空間並未如外界所想。另外,有關外商公司如凱雷集團及安柏凱投下鉅額資本,為的是系統業者配合有線電視「數位化」所建置的網路,有利於日後的執照申請,及光纖網路的鋪設,而跟他們有線電視系統沒有關連。 有線電視CATV 到底什麼是有線電視?有線電視英文稱之Cable TV,或CATV,也就是Community Antenna Television d的縮寫,有線電視系統是以鋪設銅軸電纜或光纖等方式來作訊號的傳輸。早在有線電視尚未合法之前,即於民國五十八年在花蓮豐濱鄉的社區共同天線,可說是台灣最早的有線電視雛形。民國五十九年,有所謂非法「第四台」的鼻組之稱的陳錦池先生,則開始在台北市十排地區架設有線電視錄影帶播放系統,直到民國六十八年才有正式取締「第四台」的紀錄。十年之後和信集團開始推動社區有線電視系統的實驗開播,正式跨足有線電視產業,當時以高雄港有線為實驗區而備受矚目,但真正獲得新聞局核可有線電視營運執照的則是基隆市的吉隆有線電視。 廣電頻道開放競逐 民國七十五年開始,社區共同天線業者組成「社區共同天線電視設備協會」,也跨足有線電視經營與提供偏遠地區的視訊服務,緊接著有線電視播放系統(俗稱第四台)開始全台灣氾濫,極盛時期超過六百家。新聞局除了頒布有線播放管理辦法之外,並積極研擬有線電視法草案,並於民國八十二年,由立法院三讀通過有電電視法,廣電頻道呈現開放競逐的局面。到如今,我國共分為51個有線電視經營區,一共有63家分區經營的有線電視系統業者、4家有線播送系統,以及1家擁有全區經營執照的中華電信公司,總計全台灣有68家業者提供有線電視的服務。而依有線電視收視戶的多寡,我國有線電視系統分屬於五大集團(東森「Carlyle Group」:13家、中嘉「MBK」:12家、台灣寬頻(Macqiaroe Media Group):5家、富洋集團:7家及臺基網:6家)。另包括有24家有線電視系在內的獨立系統業者及中華電信。 有線電視具有獨占的公共性質 有線電視本來就具有自然獨占的公共事業性質。各國政府多實施執照特許制,以避免資源浪費並保障業者的投資能回收。但是,台灣有線電視,由於前述歷史因素使然,對於有線電視系統的核可,大多以就地合法的方式為之,以致於一開始便實施「一區五家」的模式。幾年之後,由於有利可圖,故財團開始收購,經過一番蟬食鯨吞,最後形成目前的狀態。那就是:有的區是「一區一家」,有的是「一區兩家」,甚或兩家以上。以台北市為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官員說這是「一區九家」。但就系統經營者及收視戶而言,其實除了北投區是「獨占」外之外,其他如中山、大安、萬華及內湖等區則是屬於一區兩家的「偶占」狀態。再以苗栗縣為例,該縣乾脆就分為南區與北區,表面上是兩家,實則各自獨占。因此,台灣有線電視像獨占,實則不是;像是偶占,事實上也不盡然。後來再經過財團進場收購結果,除了獨立系統外,就形成了前述五大集團,也就是所謂的「多系統經營者」(MSO)。 政府對有線電視採高度管制 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國政府對有線電視仍採「高度管制」,以防財團壟斷。這種措施不管有沒有效果,在全國訂戶數上有其限制,更重要的是,對於系統經營者而言,在其他若為獨占,則擁有定價的優勢,但實則沒有,因為費率的決定權在地方政府,目前全台灣有線電視月費在新台幣500至600元之間。就節目而言,台灣有線電視節目大多為基本級,與美國相較,缺少按次計費的節目,所以從南到北,大同小異,沒有所謂「差異性」可言。在此情況之下,也就沒有所謂競爭力可言,有線電視業者不管獨占、寡占或偶占,大多不願再投資於軟、硬體設備。對於喜歡「俗又大碗」的台灣消費者而言,慢慢也接受這種無大多選擇餘地的處境。 端賴各方人士有效解決 從上得之,目前我國不管中央或地方政府,一方面要防止集團或私募基金的壟斷,進而獲得暴利或造成言論集中;另一方面,由於獨占、寡占或偶占,雖形成一定程度的競爭,但也造成雙方業者因前途未卜而不願投資的窘境。如何化解前述矛盾現象,實有賴在朝、在野、業者、學者、專家,以及收視戶等各方人士的智慧,以有效解決。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