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台灣百科全書

臥虎藏龍 兵器比試青冥劍 - ott 板

简体 | 繁體

2,273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评论0 分享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發佈時間:2013年03月09日

武藝高超的一代英俠李慕白決心退隱江湖,於是他託付紅顏知己俞秀蓮將自己的青冥劍帶到­京城,送給貝勒爺收藏。不料當天夜裡,青冥劍就被一蒙面人盜走,有人看到蒙面人消失在­剛剛從新疆調來赴任的九門提督玉大人府內。秀蓮為了不驚動他人一直暗中查訪,並對來京­城的李慕白隱瞞實情。經過調查,她懷疑是玉大人的女兒玉嬌龍所為,便想用旁敲側擊的方­法迫使其交出青冥寶劍。

誰知玉嬌龍桀驁不馴、性格乖張並且不遵守江湖規矩,她持劍到俞­秀蓮處尋釁,還非要同李慕白一比高下。打鬥中,李慕白驚訝地發現對手身手不凡,且武當­劍法與自己同出一門。但他的師傅江南鶴多年前就被江湖騙子碧眼狐狸所毒害,因而斷定玉­蛟龍的劍術一定是碧眼狐狸所傳。

李慕白為給師傅報仇尋找碧眼狐狸多年,卻又被碧眼狐狸­以同法所害。秀蓮幫助玉嬌龍見到她私定終身的戀人羅小虎,並揭露了碧眼狐狸利用玉嬌龍­擾亂江湖的險惡用心。玉嬌龍似乎明白了前輩的好心教誨,拼命去找解藥解救李慕白,可為­時晚矣。

李慕白最終將青冥劍投入深潭,深情地望著秀蓮,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玉嬌龍、羅­小虎這對戀人經過千辛萬苦,終於相聚。而俞秀蓮和玉嬌龍這對好友,不可避免的面臨一場­情義兩難的生死決鬥...... 類別 電影與動畫 授權 標準 YouTube 授權




Siena 寫臥虎藏龍(一)李慕白與俞秀蓮

2013/09/14 11:30

曾說臥虎藏龍裡李慕白,玉嬌龍和俞秀蓮演繹的正是中國道,釋,儒三家的思想精神,導演李安也曾說,他藉李慕白拍出了他個人的心境和信仰,Siena試著來說一說,今天先寫李慕白與俞秀蓮。第二篇 李慕白與玉嬌龍在此

電影的開頭,李慕白放棄閉關出了定,下山後他告訴俞秀蓮, “我一度進入了一種很深的寂靜,我的周圍只有光,時間和空間都不存在了,我似乎觸到了師父從未指點過的境界” “你得道了?”俞秀蓮問 “我沒有這種感覺,因為我沒有得道的喜悅,相反的,卻被一種寂滅悲哀所環繞。這悲哀超過了我所能承受的極限….”

李慕白說:因為心頭有些放不下的事,感覺得道的喜悅反而被寂滅的悲哀取代,他破了戒,出了關重返塵世。他去看秀蓮訴說心情,他想交出“青冥劍”,這劍與他形影不離,代表著他的俠心正氣,和至高無上的江湖地位,然而這劍也為他惹來無盡的江湖恩怨和煩惱,此時的他很想放下一切:青冥劍,地位和弒師之仇,全盤洗手退出江湖。 另一件心事是,李慕白心底總覺得他對俞秀蓮有虧欠,他欠她一個明確的承諾。

電影一開頭的俞秀蓮,身為鏢局的主事者,剛接到一筆大生意要出遠門,她受到全家族的愛戴和江湖普遍的信賴,運籌帷幄,對現實責任和人情世故不但游刃有餘,甚至樂在其中。慕白前來與她訴說心事,並囑託她將青冥劍帶至北京的貝勒爺,等他去師父墳前賠罪後,就相約與她在北京會合。 秀蓮對李慕白十分關懷,但她的生活不是隨著他轉動的。

李慕白繼續說,“你看這劍乾乾淨淨的,是因為它殺人不沾血”,秀蓮答“你不是濫殺無辜的人,所以你才佩得起這把劍” 李慕白是性情中人,不能肯定這話是否完全真實,眼神一絲迷茫,對世事他是看通徹了,他知道爲了自己心中的所謂仁義道德,人從來也沒少殺過,冤冤相報,何時才是盡頭呢,他真倦了,萌生退意,師父的仇也想放下了。 但是秀蓮身為紅粉知己,並沒有感知他內心的變化。

俞秀蓮是個溫婉秀麗,四平八穩的儒家兒女,她為人理性內斂,說話總是非常真實,且具方向感,當李慕白向她訴說太虛的經驗時,她直接地問“你得道了?”即使在李慕白生命的最後一刻,她仍能抑制心底巨大的悲傷來勸他“留最後這口氣練神還虛吧,解脫得道,圓寂永恆,一直是武當修道的願望,別放下,浪費在我身上…..”

有一幕,李慕白對她說“生活是很虛幻的”秀蓮答“此刻你握著我的手,我感覺很真實” 甚至,在慕白辦完事前去北京與她會合時,那時青冥劍已遺失,秀蓮說“你特地來,你相信我,一定會很快幫你把劍找回來的”

慕白答“我並不在乎這劍,出發前我並不知道這劍已經遺失了” 俞秀蓮迷惑地看他,那為什麼呢?他說“我以為我們已經說好了的…..” 他一諾千金地前來與她會合,想一起相守過日子,她似乎忘記先前的承諾了,或者他們之前的默契並不夠,然後貝勒爺進來,他們的談話也被打斷了。

另一次,貝勒爺私下問秀蓮他們倆的事,說要提一提慕白,她答道“我和慕白都不是膽怯的人,也許我們的事,並不是想像的那樣。。。。”

從這些蛛絲馬跡來看,他們一開始的感情未可言明,是因為秀蓮是慕白師弟孟思昭的未婚妻,而孟思昭又因救慕白而死,基於守節的禮教,他們雖一起經歷了許多事,成為知己,互相想念卻一直沒有真正的名份。然而後來也因為他們對人生的追求不同,慕白是個思想豐富,虛靜謙沖的儒雅俠士,日夜思索生命的價值與奧秘;而秀蓮是個積極自信的實踐家,如同兩條河流,曾經交匯,卻又分流。

有一次他們的對話極其滄桑,我曾在上篇文章引述過的,這裡有另一層含意。 “妳的手冰涼涼地,那些練刀練出來的硬繭,每一次我看見都不敢觸摸,秀蓮,江湖裏臥虎藏龍,人心裏何嘗不是?刀劍裡藏兇,人情裡又何嘗不是” 唉,你看這一段話兒,李安真的是很厲害,對秀蓮而言這段是愛情,對慕白而言是風塵,它的潛台詞也是說“你我努力至今日的地位得之不易,為了江湖的信和義,我們所付出的血腥代價不少,也硬邦邦地烙下了印記,我不忍去想,更不忍觸摸,說刀劍險惡,人心又何嘗不是呢,我們當真凡事都做對了嗎,而如今…..只能說:卿需憐我我憐卿吧”—已經成為前輩的我們,不見得比後進更通透,對過去的對錯,和未來的惶恐感到更加茫然,。

俞秀蓮對李慕白情深意重,關懷備至,她也許愛他,也愛李慕白三個字所代表意義;道即是規矩,即使身為女子,秀蓮亦是最遵循天道,宅心仁厚的君子,兩人相知相惜,慕白對秀蓮有敬有愛更有親,是對心愛的女人,也是一種對溫柔穩定母性的渴望。他不是一個貪心的人,他明道守道求道,而秀蓮對他的愛和許多的特質,已經足夠讓他全身投入相許,在理性和世俗的情分上,他們是一對兒,正如世上的婚姻,但在愛情上,他們少了一份靈魂相屬的悸動與相契。

這份感情不會因爲一份承諾而有所改變。 而交出青冥劍,後來更引起了多方的搶奪和殺機,重回塵世江湖,甚至讓李慕白付出了生命和愛情的雙重代價。

李慕白原本以為人生走到下半場,擺在眼前的功課,就是妥善了卻心中的這兩樁心事,然後可以歸隱山林,專心與秀蓮過上安靜的求道日子。

始料未及,玉嬌龍的出現,一個年輕率真的生命打破了表層的寧靜,動蕩了衆多角色之間的平衡,強迫李慕白去傾聽自我內在的聲音,思索心底深處的枷鎖和渴望。上天安排給李慕白人生最後的試煉,並不是他心中預想的那兩件事。這也對應了他最後說的那句話“我浪費了我的一生….” (待續) 引用文章 臥虎藏龍,孤魂野鬼

這兒有電影可以觀看,Part 1大部分是李和俞的戲,可惜字幕是英文的,而他們兩位的國語又真是的.....



不同於俞秀蓮的世故圓滑,玉嬌龍是以動物性的直覺和本能來對應外在世界的。他們相遇的時候,李慕白正在為自己人生的結局尋一個註解,而玉嬌龍卻是一個嶄新綻放的生命。

她在大官家被寵溺長大,熟讀四書五經,寫一手好字,被期望長成大家閨秀,憑媒妁之言嫁予富貴,然而她對生命有自己的想法,十歲前已偷偷習武,夢想有一天能去闖蕩江湖,追求真正的自由和愛情。在她成長的環境裡無人可以引導,她便橫衝直撞,一開始幾乎是逢師就拜(碧眼狐狸),見人就愛(羅小虎),是個任性蠻橫的叛逆少女。

其實她只是用很激烈的方式在“求真”,想見證宇宙的盡頭和真理的邊,與父親去新疆轉了一圈;遇見搶匪頭頭羅小虎,她用盡蠻力與他像小野獸般纏鬥,以暴制暴,只為了拿回他搶去的一把梳子,“因為那是我的”,兩個人不打不相識,成爲兩小無猜的一對戀人;羅小虎在無人的沙漠中,為她講星星永恆的傳奇故事,他的歌聲遠遠地陪伴她安心沐浴,粗曠的小虎,細膩的柔情,拍得真美;他們也用身體激烈地探索對方,但肉體愛欲也無法滿足她對靈魂深處的探索,她還是回到了父母的身邊。

她的師父碧眼狐狸曾偷了李慕白師父江南鶴的劍譜,但因不識字,只能學其形而不得其内涵;玉嬌龍用心念譜練劍,很快發覺自己的武功早已超越了師父,她感到巨大的不安,知道這也不是盡頭,天外仍有天。其實她雖然平日任性跋扈,卻是懂得大是大非的,她憑直覺很快地就信任著羅小虎,甚至初會面時的俞秀蓮和李慕白,可是卻對身邊的碧眼狐狸,防之又防。 她調皮好勝,但是正經壞事一樁也沒有幹過,天份太高,純粹好玩兒,她收留碧眼狐狸在府裡,一直到碧眼又犯下大罪,堅持她必須離去,臨走時她仍尊稱她師父,冷漠但誠懇地說“妳給了我一個江湖的夢,但你我都知道,妳的武術最多就只能練到這樣了....這些年來,我之所以隱瞞我的實力正是因為怕妳難受…..我對妳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你走吧”她和碧眼狐狸從此分道揚鑣了,年幼的她其實一早了解到,正心是精湛武術的最根本。

她一直渴望一股強大的力量可以駕馭自己,一個真理可以讓自己信服並依循著。然後,她遇見了李慕白。

除了在玉府的驚鴻一瞥,李慕白與玉嬌龍第一次的“正式會面”在古廟,她半蒙著面去救師父,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幕戲,兩人可以說是一見鍾情,是雙方面的,那次見面後,兩個人都變了。 來看下面這段影片,雖然畫面有些暗。

李慕白驚訝於她天份之高,也察覺她的功夫路數似曾相識,後來知道她師承碧眼狐狸才恍然大悟,他說她的劍法理路不正“揣而銳之,不可長保”(道德經),而真正的武術必須“勿助,勿長;不應,不辯;無知無欲;捨己從人,才能我順人背”也就是以靜制動,無爲勝有爲的意思,單是仗恃聰明和銳利招式並無法長久,他向她“傳正道,授心訣”

玉嬌龍乍聼此番真理,眼神中閃過一絲變化,牽動李慕白的憐才之心,感受到她初生之犢的赤誠,說她需要良師的調教。玉嬌龍嘴硬地答“想做我師父,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浪得虛名?” 李慕白答“宗派是虛名,李慕白也是虛名,青冥劍更是虛名,都是人心的作用”這段話可以看出李慕白對生命虛靜的體認,和對功名地位的豁達。玉自小長在官家,對所有咬文嚼字的堂皇說辭煩之又煩,叛逆的本色馬上反駁道“你別在廟裡說和尚話,出招”

李慕白只用一根樹枝,運用正宗的武當心訣,就輕易地打敗她手中的青冥劍,征服了她。她說你動手殺了我吧,李說“何必呢?妳需要良師的調教,才能領略靜中之動的境界,也才配使這把青冥劍”遂放她走。 這一次會面後,兩個人都不再是原來的自己了。來看電影的下一幕。

李慕白夜半練劍,前面他說要退隱江湖了,然而此時他在寧靜的夜裡,練的劍法卻是那般強勁而有力,似乎在思考或發洩著些什麼,秀蓮在屋簷下望了許久,此時的她身穿家居服,披薄外衣,並未梳頭整裝,顯然是以女人的身份看著慕白的,與白日鏢局掌門兒女的幹練十分不同,她的眼神迷濛而哀傷,似乎明白自己的情郎正被一些感情的因素驅動著,下面這段對話很有意思:

秀蓮問“青冥劍找回來了,你高興嗎?” 李慕白說“嗯,失而復得,才知道自己對它還是很眷戀的”(對人世間的熱情今天發現還在的) 秀蓮又說“你可知這劍不再屬於你了,你已給了貝勒爺了”(還記得你下決心退隱之事嗎?) 李慕白說“嗯,再過一陣子吧,我還需要用它再完成一件事”(我決定重返江湖了) 然後眼神躲開秀蓮,赧然地輕輕提起“我今天見到那偷劍的女孩兒了” 秀蓮低頭,表情沉吟了一下說: “但她跟我們不是一路人的,你將殺了碧眼狐狸,而她就要嫁人了,就這樣吧.” 慕白說“她不是這樣的女孩兒,她應該經過良師調教,否則將來可能也會變成毒龍” 秀蓮說“但那不關我們的事了”(放手吧,慕白) 慕白不放棄地說“她應該去武當山拜師學武”

“武當山會收女弟子的嗎?即使會,她的丈夫也不會答應的” (秀蓮再次嘗試阻擋)

但慕白似乎沒有聽到 “武當山應該可以為她破一次例”(無論如何我想留下她) 聰慧如秀蓮此時已經明白情郎“心動”了,他放不下這個女孩兒, 她只好說“我也想過些平靜的日子,真希望我還能做些什麼…” 慕白收回閃躲,一直不敢望向秀蓮的眼神,趨近一步對她說: “耐心點兒吧,秀蓮”(請給我一點兒時間安置吧)

而與李慕白在古廟對打後,玉嬌龍也把年少時的愛情捨棄了,當羅小虎從新疆千里迢迢夜半闖進玉府要帶她走時,她回說自己要嫁人了,他不該來,要他囘新疆去,。

觀眾可注意到自從出關下山後,李慕白在整部電影裏,不管是想交出青冥劍退隱江湖,或是給俞秀蓮的承諾,他所說的話都是儒雅的,不只是含蓄,甚至是隱晦的,理智而出於責任感的,就像是被生活推著走。他唯一主動爭取的一件事:就是他三番兩次堅持要玉嬌龍“拜師”,他要引她入正道,要感化她。他與她相會後,整個舉止和聲調都煥然一新,有了力氣;在這兒,除了“為江湖挽回一顆未泯的良心”外,他心中有沒有更隱蔽,甚至連自己的理性層次都無法理解或面對的感情因素呢?我們繼續看。

第二次見面,玉嬌龍因為逃婚有家歸不得,在江湖裡到處打架,流浪了一陣子感到前途茫茫,又見不著李慕白,就去找俞秀蓮,滿腹的心事和委屈不知從何說起,就在秀蓮姐姐的懷裡哭了。俞秀蓮對她說:婚事的事也不是沒有圜轉的餘地的 “慕白已經將羅小虎安頓在武當山,他在那兒等你呢” 好世故,面面俱到的俞秀蓮,一句合情合理的話就又關照了玉嬌龍,又宣示了自己的主權。 玉嬌龍難受得不得了,對手這樣的強大,又無懈可擊,她氣極了說“你們是一起的,聯合起來欺負我”外人一聽就不懂了,明明就是為妳著想,妳卻說欺負妳。

玉嬌龍又是太妹作風,快意恩仇,她找俞秀蓮打架,俞自認這陣子來為她做了好多事,先是為她隱瞞盜劍之事,後安置羅小虎, 並對她一再的挑釁百般容忍,她向玉嬌龍曉以大義,並說"你這算是什麼樣的朋友,我們本來有的一點兒平靜都叫妳給破壞了",玉嬌龍回嗆她“朋友本來就是假的,只是我懷疑當我的敵人,你能夠撐多久?”兩人開打。

從第一次在貝勒爺家玉嬌龍盜寶劍,俞秀蓮在後面苦追時就看到,秀蓮的刀劍技術一流,武功紮實,在地面上打,玉嬌龍不見得是她的對手,但是玉飛簷走壁的輕功出神入化,秀蓮根本追不上,她只能盡量將她牽絆在地上才有勝算;這裡看出兩人本質的不同,前者穩實靠苦練,後者靈秀靠天份;比武中間玉嬌龍用手指輕輕撫過青冥劍的劍鞘,秀蓮大聲呵斥她“不要碰慕白的劍”唉,兩個女孩兒表面是比武,其實心中爭的是慕白。

最後秀蓮費盡力氣也只贏了玉半招 ,將劍口架在她的頸上時仍因“仁心愛才”而不忍殺她(也許也是不想惹惱慕白吧!),想不到玉嬌龍趁其不意賭上性命,也要傷俞秀蓮一次(戳破她表面上為我著想的虛情假意),她上前劃傷了對方的手臂,此時李慕白趕到,氣得斥罵玉嬌龍“到此為止”“今天非收拾妳不可,否則來日必成毒龍,如你師父碧眼狐狸一般危害人間”。

玉嬌龍忿忿然逃走,李慕白追逐她至竹林中,發現她的武功有了長足的進步,已將當日在古廟裏所學之心訣逐漸融入招式中。 禪宗教派裏竹林代表的是空靈,可以明心見性,在竹林裡李慕白對玉嬌龍說的第一句話是“當時我不殺你,是爲了要看看你的真心” 玉嬌龍囘嗆“你們這些老江湖,怎麽見得到什麽本心?” 這是她真實的想法......對她而言,愛恨是清楚的,對錯也分明,她恨所有表面的世故圓滑,面面俱到的話,底下沒有一顆真心。

竹林之會是整部戯的經典,他們兩人都是輕功了得的,他們用身姿和眼神在竹林裡做了一次靈魂的對談,心識的交換。

明天再來談。(待續)









※ 編輯: ott 時間: 2016-07-02 21:41:22 ※ 看板: ott 文章推薦值: 0 目前人氣: 26 累積人氣: 101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