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台灣百科全書

林正亨

简体 | 繁體

2,272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评论0 Share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Template:Draft Copyvio Template:Infobox Officeholder 林正亨(1915年8月-1950年1月30日)霧峰林家後代,畢業於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曾加入緬甸中国远征军,替中共工作被捕,1950年1月30日處死,是白色恐怖被正式槍斃的第一人,年僅35歲。

人物經歷编辑

林正亨,是台灣霧峰林家第八代傳人,是林祖密之子。1915年8月生於廈門鼓浪嶼,在福州讀書。就讀過廈門美術專科學校。青少年回台灣參加霧峰頂厝宗長林獻堂的讀書會,與學員分享美術心得,也曾參與一新會的戲劇,就在家中大花廳戲臺表演〈夕歸〉。 1934年返台。因為被日警打了一巴掌,又回大陸投入陸軍官校。1937年考入南京陸軍軍官學校,1939年畢業,為陸軍官校十五期畢業生。畢業後任國民黨36軍見習官。三個月後,1940年1月隨部隊赴廣西作戰,任96師參謀處少尉軍官,參加昆仑关战役,晉升中尉連長。 1944年7月,參加青年遠征軍,任步兵團指揮連連長。在緬中戰役中,以一敵八,擊滅了頑強的日軍,身負16處刀傷,昏迷後被戰友從死屍堆中把他拖了出來,背往野戰醫院救治,到後方的醫院住了一年。 [1]

為父正名编辑

他1940年時曾親書致蔣委員長信,希望政府能褒揚1925年冤死的父親林祖密一生功績,但未得答覆。 1946年台灣光復第二年,他回老家霧峰,再寫信請蔣中正主席追贈表揚林祖密,這時已因手殘字字不復秀美。 直到1947年3月國民政府終於公報登載褒揚令:「林祖密早歲寄居台灣,志圖恢復,參加革命,籌餉輸財,不遺餘力。其後在閩襄佐軍事,具著功勛,旋以組織閩南聯軍,響應北伐,不幸中道被害,軫惜良深。應予明令褒揚,用彰義烈。此令。」[1]Template:Rp

加入共產黨编辑

抗戰勝利後,前往重慶找妹妹林剛,林剛介紹林正亨到朱學範領導的中國勞動協會工作,同時暗中加入中國共產黨。

返台滲透编辑

日本投降後,1946年初,勞協總會從重慶遷回上海。八月間,重慶辦事處及其附屬的工人福利社等,都被國特武裝接收,其它大城市的機關,也同時被封。從此以後,勞協已經不能在國統區作公開活動了。林剛於是勸林正亨到新四軍去。「我想回台灣。」林正亨回答她。他帶著廿幾名,受到他的思想影響的原台灣人日本兵回台,準備投入台灣的勞教工作。1946年回台後曾任職於警務處科員兼第四科經濟調查股股長。[2]

參加民兵编辑

二二八事件時,到台中參加武裝鬥爭。起義失敗後,住進一家醫院,躲過一劫。但訓練營的工作因「過假不歸」而被免職。[3]

開鞋店编辑

失業後,林正亨便在長安西路開了一家店號「建成行」的皮鞋店。1948年8月十19日。蔣介石公佈「財政經濟緊急處分令」。實行幣制改革,廢止台幣法幣之兌換,改以金圓券交換〈兌換率:金元券一元對法幣300萬元,1美元兌金圓券4元〉。第二天,國府行政院又決定金圓券對台幣的兌換率為金圓券一元對臺幣1,835元。這樣一來,林正亨的「建成行」只好宣告停業。

因為業務往來的關係,林正亨認識了台北市皮革器具生產合作社的理事傳世明,並且透過傅世明的介紹,又認識了中山區公所的曰籍幹事施顯華,在南京西路中華戲院前擺書攤的陳南昌。以及任職建設府水利局防洪組設計課工程的傅玉碧等。
由於這些台灣青年的中文吸收能力還很吃力,林正亨也只只能通過自己油印的「綜台文摘」與「和平文獻」等材料,在思想上給予他們初步的,唯物史觀的啟蒙。「綜合文摘」在左翼運動中流傳甚廣,不少人士被捕後在獄中討論到這本材料。

逮捕编辑

1949年5月19日,台灣省政府、台灣警備總司令部宣布,自廿日起全省戒嚴。林正亨通知傅世明等人,各方面要更小心。然而傅世明等人都以為台灣很快就要解放了!八月十三日,當傳世明等人在濟南路長老教會教堂聚會談天時,吸收了劍潭派出所的警員崔文正。傳世明從平常交往言談中觀察到,這名警員也對現實不滿;於是想通過他瞭解警察單位的配備情形。不料,這名警員卻檢舉了傅世明。傅世明被捕,並且受不了刑求而供了林正亨等人。


1949年8月17日,林正亨與妻子在台北市泉州街家中被逮捕。在刑警總部飽受了嚴酷刑求,待了近四十天後即被移送青島東路的軍法處看守所,由時任行政院長陳誠親自審訊。陳誠拿出一張悔過書要林正亨簽字,說:「只要你簽個字,表示悔過,供出領導人,我馬上放你出去」。林正亨當場拒絕說:「第一、我沒有什麼錯,也沒有什麼需要悔過的;第二、我沒有什麼聯繫人,只有一個叫陳百川的人,你們也都知道,沒有其它人可供。」陳百川是林正亨和幾個同案人共同虛擬的領導人。陳誠判處林正亨死刑。[3]Template:Rp


逝世编辑

處死编辑

1950年1月30日林正亨等人被台灣省保安司令部押上大卡車,插上的木牌沿街示眾,送到馬場町。
當刑車駛過泉州街四巷時,妻子沈寶珠沒有聽到林正亨的呼喚,鄰居看她沒有出來即跑來通知她,當沈寶珠趕到刑場時,林正亨已經被槍決,由沈寶珠帶回遺體。

臨刑前他在軍法處牆上寫〈明志〉一詩:
乘桴泛海臨台灣,不為黃金不為名,
只覺同胞遭苦難,敢將赤手挽狂瀾,
半生奔逐勞心力,千里河山不盡看,
吾志未酬身被困,滿腹餘恨夜闌跚。
(作者為知名作家)[1]Template:Rp

影響编辑

國民黨對林正亨下手,除了「鏟共」的用意外,也藉此打擊霧峰林家等本土勢力,確保蔣政權在台統治。

家族编辑

林正亨犧牲後,沈寶珠攜子女離開台灣來到北京。1983年中華人 ​​民共和國民政部,向林正亨家屬頒發了“革命烈士證明書”[4]。 林正亨死後,中共派人將7歲的兒子林為民接到了北京,送進中央軍委保育院。1960年,北京日報在全市中學生里選拔記者,在北京25中上高二的林為民因為成績優秀被選中,從此開始了42年的首都新聞人生涯。 林為民對台灣史和霧峰林家歷史的研究,掌握了大量林家史資料。 [5]

外部链接 编辑

参考资料 编辑

20em

其他來源编辑

[轉錄][轉錄]轉貼 第一個刑死馬場町的台灣人(ptt)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